医美整形乱象:脸部填充脂肪后失明,或要换眼球

周洁(化名)在34岁这一年,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挫折。她的右眼永久失明,人生轨迹被改写。而罪魁祸首,则是在整形美容机构做的一次面部脂肪填充的手术。“不敢想明天,人生已经彻底毁了。”

随着“颜值时代”的来临,追求美丽的效应使整形美容的需求与日俱增,单是广东省社会办医疗美容机构,就达769家。但与此有关的消费者投诉也屡见不鲜。南都仅半月就接到广州医疗整形美容投诉报料21件,占医疗投诉的6成。消费者轻则对整形效果不满,重则失明。

4月,广东省卫生健康委等8部门发布关于开展全省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,近日,南方都市报与广东省卫生健康委针对社会办医机构的整形美容投诉,联合开展暗访及医疗机构专项检查。

记者调查发现,医美行业如果出现医疗纠纷,维权成为难题。医美手术价格虚高,中间人可能拿超一半提成。专家提醒,医美有风险,消费者要慎重,应到大型、有资质的机构进行整形美容。

微信图片_20190625092730.jpg

医美整形失败的他们有的呼吸受影响,无法入睡,有的右眼失明。

案例

整形后失明,或要做换眼球手术

周洁(化名)的右眼,可能永远都看不见了。

5月2日,她按照预约的时间,前往广州市天河区广美医学整形美容门诊部,打算从大腿上抽脂,填充太阳穴、泪沟、额头等位置,让脸看起来更加自然饱满。

当天上午11点左右,周洁就到了,随后被告知手术要推迟到下午4点。周洁有点犹豫要不要放弃。但此前她也在这里打过玻尿酸,加上身边的朋友,也有不少做过隆鼻、丰胸、割双眼皮和脂肪填充手术,“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风险。”

下午4点左右,她上了手术台。麻醉师与她进行了一两分钟的交谈之后,便开始注射麻醉药。接下来医生如何操作,周洁并不清楚。

过了一段时间后,周洁隐约听到医生说“手术做好了”,她试着睁开眼,左眼有光感,但右眼却始终看不见。周洁开始慌了,“我看不到,看不到,你要救我。”她朝着医生大喊。

周洁记得,她躺在床上,听到一个手术助理冲出门去,随后身边有很嘈杂的声音。由于麻醉还没有完全消退,身上也没有力气,周洁隐约感觉到,自己被车送到了另一个医院。

5月3日凌晨4点多,周洁的麻醉全部消失。此时,她躺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科的病床上。医生诊断显示:她面部脂肪填充术后血管栓塞、右眼视网膜中央动脉栓塞,右眼视力丧失。

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张金明教授分析,脂肪注射到面部,如眉间、鼻子、泪沟、苹果肌等部位,如果填充过程中,脂肪并没有按照既定的路线进入既定位置,而是进入血管,窜入眼动脉,造成堵塞,导致眼部缺血,眼睛就有失明的风险。

“我想跳楼,我接受不了。”这是周洁醒来的第一个念头。家人随后赶到,日夜陪在她身边,以防她想不开。

“感觉眼睛像是胶水粘住一样,右边面部神经也都麻木了,像石头压着一样,牙齿也没有力气,不能嚼青菜,也不能吃瘦肉,嚼东西右边神经很痛。”虽然已过去20多天,但周洁的状况依旧不太好。医生还告诉她,往后还会有更多的痛苦。未来,她的眼球还将萎缩,“在萎缩之前,还可能出现白内障,要做换眼球手术等。”

周洁很懊悔,当初要是选择放弃手术该有多好,但一切已无法挽回,“每天都有跳楼的念头”,“从来没想过这个灾难降临到我头上,不敢想明天,人生已经彻底毁了。”

近日,天河区卫生监督所针对投诉,对广美整形医疗门诊部进行监督检查,已前往该门诊部调取周洁(化名)相关病历资料及手术登记本等材料,现正对其手术主诊医师薛斌及相关医、护、麻醉等人员执业资质和诊疗行为进行调查取证。

南都记者随同消费者到医美整形机构维权,过程一波三折,还在装修的机构居然可以做手术、实习医生能瞬间变院长…… 视频:李冠祺 杨赠玉 实习生 叶晓文 张春浦 张弛 编辑:陈蓓蕾

暗访

“实习生”秒变“老大”,三年换三地儿

陈雨(化名)的右侧鼻翼有明显隆起,从下往上可以看到,右鼻翼下榻,两个鼻孔朝向不一致。

这个让她“恼火”的鼻子,与2017年以来的四次手术有关。

2017年9月,她花了2万元,在天河区一家整形医院接受了首次隆鼻手术,手术医生名叫肖孟轩。拆线后,她发现鼻子明显不对称,1个月后,肖孟轩为她进行免费修复手术,但效果却不尽人意。

肖孟轩的父亲肖云尧,也从事医美行业。肖孟轩推荐陈雨,寻找在白云区智媄医疗美容门诊部上班的肖云尧再次修复。2017年底、2018年底,陈雨的鼻子分别被修复了第三、第四次。屡次修复失败,陈雨希望肖云尧父子能赔偿,协商无果后,肖云尧将陈雨的微信拉入了“黑名单”,陈雨随后向南方都市报爆料。

5月中旬,记者化作陈雨的朋友,陪同她前往智媄医疗美容门诊部。但工作人员告知,肖云尧医生之前只是在门诊部“租用”科室,现在已经搬到位于公园前地铁站的“东方美域”医疗美容整形医院。记者多番问路,找到了隐藏在商场8楼的“医院”,但这家机构已关门停业,门外贴着的广州市越秀区卫生健康局的卫生行政执法文书显示,因无证擅自开设医疗美容诊疗机构,依法查封。

微信图片_20190625092755.jpg

南都暗访发现,肖云尧医生所在的“医院”已关门停业,门外贴着广州市越秀区卫生健康局的卫生行政执法文书。

本以为此次维权之路就要终止,但随后发生的事情却出人意料。

这时,两名身穿工作制服的男子走过来,声称是该医疗机构此前的工作人员,前来“讨薪”。记者称自己是医美顾客,由朋友推荐前来,希望做整容手术。两名男子随后告知记者,肖云尧医生已经搬至7楼的梁正医疗整形美容门诊部从业,并带着记者一行前往。

从一个隐蔽的楼梯下到7楼,记者来到梁正医疗美容门诊部,室内面积不大,约有4-5个房间,肖云尧并未在内。

此时,原来“讨薪”的带路男子,“变身”前台负责人,询问记者消费意图。陈雨随后向男子说明此前隆鼻经过,希望肖医生能进行赔偿。该负责人称,肖云尧并未上班,且目前只是该机构的“实习生”,没有其资质备份和联系电话。

微信图片_20190625092744.jpg

“讨薪”的带路男子“变身”前台负责人,听到有消费者要维权,立刻称肖云尧只是该机构的“实习生”。

为了找到肖云尧,走出门诊部后,记者拨打了他的电话,以消费者身份称,想来割双眼皮。肖云尧爽快答应,并让记者等候他从楼下上来。

记者与陈雨商量,让其先作回避。几分钟后,肖云尧医生回到门诊部,记者表达消费意愿后,肖医生从男子口中的“实习生”变身机构“老大”,熟练地走进办公室安排“面诊”,向记者热情推荐医美项目。

随后,陈雨再次上门维权,肖医生表示,可以为她做第五次免费修复,但陈雨不愿意,双方并未达成协议。

近日,越秀区卫生监督所对肖云尧执业资质进行核查发现,他的资质齐全。但经核查,该门诊部涉嫌违规开展医疗美容诊疗活动,越秀区卫生监督所予以立案查处,目前案件正在实施中。


采写:南都记者 阳广霞 李冠祺

实习生 张珊珊 陈叶冰 通讯员 粤卫信

视频/摄影:南都记者 李冠祺

实习生 张春浦 叶晓文